Good Farm Good Harvest

全國咨詢熱線

SERVICE HOTELINE

400-0404-063
當前位置: 首頁 > 新聞資訊 > 行業資訊

新聞資訊

News AND INFORMATION

聯系我們

CONTACT US

全國服務熱線:400-0404-063

傳真:021-65988315

郵箱:ztec-marketing@ztec.net.cn

總部地址:上海市楊浦區周家嘴路3388號城市概念園區8號樓北區C07

工廠及研發中心:江蘇啟東市南陽鎮喜利得路10號

售后服務地址:上海市奉賢區南橋鎮環城南路1065弄8幢4號402室

創歷史之最!上半年環保行業并購交易資金突破320億

更新時間:2021-07-02 已閱讀:

2021上半年已過,環保圈里發生的大事,仿佛像一個輪回,預示著環保行業格局的巨變。

年初,是以中持、博世科雙雙“混改”,共同加入大央企和地方國資懷抱開始的,這兩筆并購也拉開了2021年上市民企“混改潮”的大幕。到了年中,又以博天環境、津膜科技、中儀股份、潤邦股份等一大波民企紛紛出讓控股權,上演類似的“混改”大戲收尾,宣告了這個精彩紛呈的上半年的結束。

年年歲歲花相似,歲歲年年人不同。雖然年初年中的并購活動都是我們司空見慣的“混改”話題,但今年上半年的“混改”卻與往年有很大不同,發生了“四大變化”。下面,本文將為您詳細解讀。

01

20天15起收并購 交易資金近200億元

首先,從數量和金額上,今年上半年我國環保產業收并購活動比往年愈發猛烈,其數量之多和金額之大也刷新了歷史紀錄,創下了近年來之最(詳細數據見文末)。

僅在剛剛過去的20天里(6月3日-6月23日),據筆者不完全統計,我國環保行業收并購案例就高達15起,粗略估算交易資金近200億元,幾乎每天都有新的并購消息傳出,涉及北控、三峽、城發環境、啟迪環境、博天環境、葛洲壩、上海環境、中國天楹、云南水務、中再資環、海天水務等30家優秀環保企業。

比較著名的,業內反響比較大的事件有:

一,有著行業環?!熬逕o霸”之稱三峽系,這邊忙著與北控達成戰略投資,那邊增持上海環境,還順帶投資了管網修復企業中儀股份,繼續“一統江湖”,擴大自己“朋友圈”。

二,引戰頗為曲折的博天環境,6月4日發布定增募集資金,最終被葛洲壩以6.53億元“入主”全額認購,初步完成“混改”,實控人則變身國務院國資委。

三、垃圾焚燒后起之秀城發環境,也是在6月4日,出于增加垃圾焚燒規模、分享黃河流域紅利等目的,擬現金13億元購買啟迪零碳100%股權。

四、買完又想賣的中國天楹,6月6日發布公告,欲以15億歐元,折合人民幣近115億元出售所持的海外資產——Urbaser100%股權,從而降低資產負債率,緩解當前的債務危機。

五,校企孵化而來的津膜科技,在凈利潤連續虧損2年后,在與華潤環保談崩后,其實控人天津工業大學擬以不低于51%股權,引入共青城航科國惠環保產業投資中心為戰投。

六、還有經營向好的危廢企業潤邦股份,擬溢價四成,以不高于12.6億元價格易主國資廣州工況,祈求進一步發展。

其余還有一些“小打小鬧”,尤其是不涉及實控人易主的收并購活動,也是發生在6月份。

有的是出于戰略考慮,完善產業鏈上下游,迅速占領某個地區市場的。

比如中再資環,為了完善廢舊家電回收網絡,彌補西北市場不足,擬1.75億元收購寧夏億能100%股權;再比如粵豐環保,為了牢牢把握四川固廢市場發展機會,提升區域地區影響力,通過收購四川上實環境投資發展30%股權的方式,直接將四川閬中垃圾焚燒項目收入囊中。

有的是傳統產業跨界轉型而來,搶灘環保的。

比如主打生物農藥、殺蟲劑的錢江生化,為了扭轉業績業績頹勢,6月6日作價21.032億元,從云南水務“手里”收購海云環保100%股權以及首創水務、實康水務及綠動海云三家公司各40%股權,意欲向環保領域綜合服務商轉型,提升經營實力。

還有的是為了進一步增厚原有運營規模,這在垃圾焚燒、污水處理等存量項目表現較為明顯。

上述城發環境13億元收購啟迪零碳100%股權就是如此,通過此舉,城發環境新增8000噸垃圾日處理能力,進一步夯實主業。

海天水務也是如此,為了進一步增厚污水處理運營資產,6月8日,公司發布公告稱,擬現金2億元,購買四川新開元持有4座污水處理廠特許經營權。

同樣操作的還有遠達環保,增資子公司遠達水務,收購財信實業100%股權,為了快速擴大公司水務運營資產規模。

總體下來,短短20天之內環保行業就發生了15起收并購,交易資金近200億元,掀起了一股行業的收并購大潮。

02

國資來勢洶洶 上半年并購資金破320億元

無論出于何種目的和戰略考慮,今年上半年較之往年,我國環保行業收并購活動都顯得異常頻繁,產業兼并重組一浪高過一浪,幾乎每個月都有企業“賣賣賣”,小至某個污水處理廠、垃圾焚燒廠股權出售,大至整個公司實控人發生變更。

據《環保圈》不完全統計,今年上半年,國內環保產業累計發生的收并購案例高達39起,涉及320億元交易資金(由于部分案例未找到收購價格,故實際交易資金遠大于320億元)。僅6月,行業發生的收購案例就達15起、交易規模達200億元。

交易資金排名前三的都是環保上市企業并購分別是:中國天楹欲115億元出售海外資金,通用首創50.84億元轉讓持有的40%深水集團股權,以及云南水務欲以21億元將持有的浙江海云環保、首創水務等部分股權轉讓給錢江生化。

半年的交易量,就幾乎趕上2015年-2017年,每年全年400億元的交易額了,而且頭部龍頭企業兼并重組在今年上半年愈發猛烈。拋開5月14日世界級環保巨頭威立雅和蘇伊士的合并不說,經過此輪殘酷的“你死我活”,我國環保產業已經初步形成了以三峽、中節能等大央企和地方國資為首的“兩大幫派”的局面。

稍加分類就會發現,上半年39起并購案例,有12起,約1/3都跟三峽系和各省地方國資有關,大抵也是這波“混改”潮的延續。

03

跨界少了,出海少了  環保收并購發生“四大變化”

其實,仔細推算,形成“大央企和地方國資為主,中小型技術裝備民企為輔”的局面,也只不過短短5-6年時間而已。

回想起來,6年前,在素有“環保政策元年”之稱的2015年,也就是“十三五”的開局之年,環保行業才剛剛開始爆發。當時正值環保利好政策大爆發,“水十條”、“氣十條”、“土十條”、PPP等相關領域的政策接踵而至。

各方勢力也是高舉高打,紛紛進入環保行業,裹挾大批資金的中字頭央企、環保頭部企業以及中等規模上市民企都紛紛擼起袖子,加快搶灘國內外環保市場。

由三方勢力攪動“并購”潮,一路買買買,致使當年環保并購案例高達136起,涉及400億元的交易金額。

雖說400億元的交易資金相對于今年還不算很高,但是從并購主角、標的內容以及并購目的來看,就已經能夠明顯感覺到,我國環保產業開始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了。

第一,從“買買買”到“賣賣賣”,背后折射競爭格局更迭。

從并購的主角,買賣雙方來看,近兩年,不少明星環保上市民企,曾經的市場“主角”,如今都淪為大央企、地方國資收割的對象,如啟迪環境、博天環境、巴安水務、津膜科技、博世科等。

曾幾何時,這些環保企業也是并購的主角,輝煌時斥巨資買下諸多中小企業,甚至喊出百億千億市值的目標,上演“蛇吞象”;但最終還是時運不濟,資金短缺,債務高企,現金流告急,不得不將曾經并購的資產統統甩賣,祈求活下去。

下面2樁大額收購案例頗具代表性:

一是發生在2015年的清華控股、啟迪科服戰略并購桑德環境案,70億元的并購資金也直接刷新了當時的行業記錄,被稱為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環境領域最大的一筆并購。

之后幾年,這樁并購案也是幾經波折,先是2019年啟迪與桑德“分家”,文一波辭去啟迪桑德董事長職務,完成“去桑德化”;然后發展越來越慢的啟迪環境項目幾度停工,陷入債務危機,不得不拋售相關資產緩解危機;在與雄安集團、三峽、合肥建投“談崩”后,最終在6月3日,與河南國資城發環境結成聯姻。

二是買來海外資產Urbaser僅3年,近期又想高價賣出的中國天楹。按照中國天楹的說法,轉讓Urbaser控制權,主要是扭轉公司現金流不足,降低資產負債率以及商譽減持的需要。

看樣子,對于中國天楹這條“地方蛇”,要想吞并Urbaser這頭“國際大象”還是有點費勁的,胃口大了,容易消化不良。

從“買買買”到“賣賣賣”,表面上看是一場商業游戲,背后折射的則是市場競爭格局的變化更迭,環保行業競爭日漸激烈的趨勢,以及細分領域增量產業的萎縮。

比如中持在引入長江環保集團作為戰投時,就曾談到行業大背景變幻帶來的隱憂。

“面對城市業務增量的萎縮以及市場競爭加劇,都會公司水務業務造成一定的影響,而且公司在城鎮污水處理、工業園區和工業污水處理等每個細分領域,競爭都很激烈,為了進一步提升實力,開拓新的利潤增長點,混改是戰略考量?!敝谐直硎?。

第二,從奪權到無實控人,“混改”模式日漸科學?

對于這波大央企、地方國資拋來的“橄欖枝”,不少環保企業又愛又怕。

一方面,他們既對國資進入表示羨慕,希望借助其資金、政府關系、渠道、品牌壯大自己;另一方面,又流露出對“混改”后引入國企管理制度的憂慮,怕“被管死”。

市場上也的確存在不少民營企業被國資并購后,由于實控人發生變更,使得原有人員不適應新的國企管理體制,從而喪失市場活力的案例。

難道國資進入,發生“混改”就一定會意味著原有民營企業經營管理團隊的重大調整,意味著新的企業會遭遇對國企嚴格管理制度的不適應,進而導致企業喪失市場活力么?

現在看來,中持股份與長江生態環保集團的“無實控人”混改模式有可能給出不一樣的答案。但至于哪種模式更科學,效果更好,目前還難以回答,為時尚早?;蛟S再過3年5年,時間會給出答案。

第三,跨界并購更加理性,資本更加謹慎。

遙想6年前,那時的環保行業非常熱鬧,不僅惹得圈內環保企業一路“買買買”向構建大環保平臺邁進,更有諸多圈外非環保企業跨界而來,被媒體戲稱為“野蠻人入侵”。

2015年,是傳統行業跨界環保的元年,在看到環境產業成長紅利后,他們紛紛大手筆跨界,落子環境產業。據媒體不完全統計,當年環保領域至少新添了40張新面孔,其中不乏葛洲壩集團、中國石化、中信集團、中國中車、中國中鐵這樣的大型國企。

2016年則是跨界布局環境產業的爆發期,在這一年間,許多實力強勁的企業紛紛跨界環保,業內一片嘩然,有人認為他們進入是好事,給環保行業帶來大量資金,也有人認為他們會進一步擠壓環保企業利潤,未來廝殺會越演愈烈。

還有人認為,入場者眾,出局者亦增多,未來五年才是環保并購的驗證期,那些盲目入場、沒有技術和資本能力的企業將在“大洗牌”中出局。

果然,狂歡只是暫時的,而危險則隨之而來。

到了2018年,跨界環境產業的并購僅有6起,外界資本對環境投資愈發理性和謹慎,絕大多數并購都是環保同行之間的兼并,橫向產業鏈下上游并購多發。從標的來看,相對2015年水務和流域治理,2018年危廢和環衛則成為資本爭寵的標的。

到了今年上半年,在39起并購案例中,真正意義上的跨界并購僅有3起,一個是從事稀土深加工的內蒙企業北方稀土以8.43億元價格,收購了包鋼集團旗下的節能環保公司全部股權,謀求轉型;另一個是生產建筑板材企業揚子新材以自有資金收購濱南股權51%股份,切入環衛,瞄準城市公共服務。

還有一個,就是開篇提到的主業做生物殺蟲劑的錢江生化,并購云南水務旗下的污水處理廠運營權。

第四,海外并購降至冰點,出海淘金熱已褪。

隨著外界資本跨界環保熱情減退,近兩年海外并購也在逐年降溫,降至冰點以下。

前幾年,在國家“一帶一路”戰略下,環保頭部企業為了快速補齊技術、服務運營的短板,曾經掀起一個出?!疤越稹钡臒岢?。

北控、首創、中國天楹、錦江環境、云南水務、國禎環保、永清環保、格林美等優秀環保上市企業,都曾出于各種戰略考慮,尋求海外并購。其中北控曾在2016年斥資14.38億歐元(約125.48億港元),收購德國最大垃圾發電EEW全部股權,成為中國對德最大并購交易。

然而近兩年來,國內環保龍頭企業則鮮有海外并購,即使有,也沒能掀起太大的浪花。

據筆者觀察,今年上半年39起并購案例中,竟然沒有一例是龍頭環保企業出海并購國際友商,反倒是中國天楹拋售海外資產,兩大法企威立雅和蘇伊士合并。

從并購就能看出,兜兜轉轉不過幾年間,環保行業就已經走了一波人,來了一撥人。行業格局正在發生巨變,一個新的時代已經拉開大幕。

原標題:國資兇猛!上半年環保行業并購交易資金突破320億,創歷史之最!---- 第一環保網

返回頂部